關於部落格
  • 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溫暖的歌聲

溫暖的歌聲 北京那段時間,我租住了地下室。房子狹小且潮濕,即便白天也得亮著燈,唯恐四處黑暗、陰慘。況通風設施極差。若每次驚醒,迷茫中很難辨明黑夜或是白天。在這段極為漫長的生命裡,渾濁胸悶的窒息感幾已怨天尤人,暗歎尋不到一個好去處。 六月的天氣慌悶纏綿,當我再次驚醒,觸身已濕透大半。於是,我決定外出透透風,曬曬暖陽。 半掩的門外漆黑空洞,只有走廊深處幾間住房裡折過來幾許陰影淒白的光亮,沿著光亮心有餘悸摸出走廊——呵,總算上了樓來!迎面便是一股熱風,亦是舒坦,恣爽。 暖陽啊暖陽,你這白茫刺眼的暖陽……你看天空陰鬱的藍,天底處那朵淡淡雲翳,你知道它將欲往何方? 我懶散地行過半段樹蔭區,街上線般地大小車輛更為燥熱的夏日襲襲升溫,如罩在蒸籠一般。好在街道右側有一條地下通道可供乘涼,它不僅通往馬路對面,如依著方向,也定能通往家鄉。突然,惻隱間已觸動幾分欣慰與懷傷,胸悶卻也不再那麼明顯。這便加快步伐,朝通道處行去。 剛下通道入口,猛地從裡處傳來滾雷般高嘹沙啞的男子歌嘶聲,其雜著吉他沉重,雄渾,空曠的優美和聲似乎已穿透天地間……這是一股從未有過的超強震撼力就像電流般瞬間已刺穿全身——這琴聲,這歌唱,如同置身荒涼沙漠、茫茫草原、海潮拍岸般讓人觸目驚心,我不禁連連暗讚:“好一位流浪歌手!” ——通道靜悄悄,有來去的行人。驚訝間,這位與我年齡相仿的天籟才子蓬髮慘白面,白衣襯衫,破舊牛仔褲。緊貼污垢斑痕牆壁,持一把淡黃褪了色的普通民謠,掃動琴弦鏗鏘有力。但腳前方鋪開的琴套裡竟只那幾張面額為一元的人民幣,孤寂地被拂風輕輕掀移。 倏然,男子面部抽絲般痛楚,那歌聲波浪式嘩然直跌高潮。彷彿整個人已被無限的悲傷,執著,無奈,迷茫襲捲千里之外。而喉間迸發出的熱流卻是那麼的堅強,魄力,歲月,永恆。一時,靈魂般飄蕩的歌聲在通道裡盡情翩翩,縈繞迴旋……又漸漸地,漸漸地……輕輕飄遠。這個世界被埋進了他那歌聲,琴聲,生命深處當中!天地竟是如此渺小,只有精神的世界裡,生命多姿多彩,生活激情澎湃。奮鬥的理想,堅定的信念在剎那間似已震碎我那怦怦狂跳的心靈。這一刻,我深深體會到一座茫茫城市,懷揣一份孤獨,一絲無奈,一線光明是件多不容易的事!雖然前方的路很漫長,但一定是寬敞的! 沒有任何理由阻擋我彎下身子,將一張嶄新的十元錢送進琴套,為這位值得欣賞,欽佩,惋惜的流浪歌手略盡微薄之力,也只是勉強對付一碗麵錢。當我抬起頭,他眼裡已充滿無限感激。那微微發顫的嘴唇,一字字跳動的音符更是充滿力量,充滿熱血。而我這小小舉動卻莫名地拉近了與他陌生間的距離。他緩緩轉過頭去,或是欣喜,或是自卑。短短幾秒後卻又已轉過頭來,甩甩長髮,衝我鼓勁點點頭,並露出燦爛的笑容。我知道,他為了理想,為了生活,正在努力,不斷努力,不斷尋求機遇。 隨著歌聲與琴聲在滄桑中,世事裡,關注下直撲懸崖邊,但又乾淨利落不帶拖沓地截然而止。良久,他輕噓一口氣,愣了愣,又點頭朝我笑笑,並將吉他依牆立放。從身後褲兜裡略顯窘迫地掏出一包褶皺了的香煙,抽出一根遞我,我本想接過香煙,但轉念連說,謝謝,我……我不會抽煙。事實上我是抽煙的。也許,他生命的下一刻,只有這包煙,這把吉他,茫茫城市,他的歌喉,心聲,地下通道。 “歌曲真好聽!”我由衷讚歎。 “謝謝,謝謝。沒辦法,只是為了餬口飯,為了能有煙抽有肉吃,為了……為了飄渺的理想……”他微顫的聲音字字真切,從謙和到到堅定到有力到噓聲直至最後理想二字是極為勉強的。但又是堅韌的。他點燃香煙,放在發顫的唇上猛力吸允起來。 我開始和他攀聊。他告訴我,這麼熱的天得泡在泳池裡。他問我,會不會游泳?我說我是個旱鴨子。他說三年前他也是旱鴨子,後來才學會了游泳。說著話已朝通道那一端望了過去,怔怔的眼神是迷茫的。你看,他隨手指了指遠處過路的行人:有情侶,有老頭,有婦孺,還有停放的豪華車輛,破爛人力車。接著轉過頭來苦澀地笑了笑,看淡了事物,會多一絲淒涼與莫然。他吸口煙噴出去:三年前,我就在那前面一條地下通道賣唱,隨著時間悄然流逝,這附近景物依舊未變,過路的行人,停放的車輛,衰敗的花草和枯木……還有地下通道與我,呵呵……他再猛力吸一口香煙,悠悠吐出來,揮勢頓了頓——但是,人得學會堅強,凡事必得堅持下去,學會面對世事,努力生存下去。只有這樣,什麼也不用害怕,勇往直前,前面一定會有光亮,哪怕微弱的光亮! 我聽這如塵土般樸實話語,一股腦兒回味著。他說話的聲音與那歌聲同樣有力而堅定。看看通道口旁側已被輕風搖曳著的幾簇細桿兒綠竹,心頭五味雜陳,或是澎湃空洞,或是陰鬱黯然,或是大石積壓,或是蓄意待發。真是剪不斷,理還亂!又過去三兩行人,突然,我眼前豁然一亮,隱隱中似乎尋覓到了什麼,是前進的道路?是陰影的黑暗?是刺眼的光亮?還是淡定的人生?不管怎地,他這番話語的確是一味振奮劑,是一道精神食糧!想這茫茫城市,唯有信念,堅定的信念才能與之做伴,與之抗衡。他現在已走近中轉站,我卻在起點。是他,是他讓我走出了黑暗的地下室,走出躊躇的陰影叢林,從此,我將不應孤單,不應苦奈,不應怨天尤人,我應該勇往直前! 他已抽完煙,衝我汗顏地笑笑,轉身又將吉他捧在懷裡,背上背帶。他的一舉一動似乎又回到前一刻,依舊貼牆站定,頓了頓,又甩下頭髮,曲臂揮動,琴聲再次撥響…… 我喜憂參半,本想在聽他彈唱一曲。但不知怎地,心裡已燃燒的豪情似已燎向遠方。我應該沿著這條通道一直走下去,不能回頭,也不願回頭。一番感慨,一份收穫。我衝他笑笑,謝謝你,我該走了。有機會下次再見!我一邊說話,他一邊鼓勁衝我笑笑,露出燦爛的笑容。那蓬亂的長髮,慘白的面頰,堅定的眼神,與那不能磨滅的精神已在我心底深深烙印。我揮揮手,邁開步伐,朝前行去。天空是湛藍的,溫暖的。天底處依舊飄浮那朵淡淡雲翳,而身後那沙啞,有力,高亢,激勵人心的歌聲依舊在地下通道迴旋飄蕩,靈魂在飄蕩。我衷心祝福他的歌聲有朝一日會飄向很遠很遠的地方…… ——溫暖的歌聲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