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夢囈故園

好久沒回家了。 城市的霓虹燈光漸次氤氳成淡淡薄霧,整日生活在等紅酒路中的我迷失了方向,不知何處是歸途。 行走在城市的街道,夜空星光閃爍,較之先前,月也澄明瞭點,盈盈的月光灑了下來,鋪在身上,卻再也感覺不到絲毫的溫暖,秋夜的冷寂似一個無邊的絲網,漸漸籠罩著我。我無處逃離。 忽然想起了家,而家又在哪呢?我像一個走丟的孩子,在異地的一方四處尋找遺棄我的母親。結果,錯認他想作故鄉。 這幾日,總是做著同一個夢。夢中:清晨的薄霧籠罩著還在熟睡的山莊,踏著散發出淡淡泥土氣息的山路,來到村外不遠處的小樹林,穿著的布鞋早已被路旁花草上凝聚的水珠打濕…半夜從夢中驚醒,不知身在何處,忽聽屋外喧鬧的噪音,這是家鄉的也絕不會有的一夜輾轉不眠。好友笑說我沒有思鄉,那是故鄉思念我了,心情因此而冷到極點,於是起身與母親通話,母親似乎總是知道的心思,於是向我訴著:哪家的小子帶了個姑娘回來,哪家的女兒出了門,哪家生了娃…語氣中不免透露出難以名狀的喜悅,可提及那位老人去世時,母親總是哎地一聲“人呢”,便黯然了。 從那以後,母親常常在電話裡提到:沒事,回家看看。而我總推脫著忙,抽不開身。母親便再沒說話。 那一年,我回家過年,一年到頭,鄰里之間免不了互相串門的。這一日,二嬸坐在屋裡,和母親閒聊著,說到二嬸又在哪個兒女家吃飯時,一旁的我橫插一句:“那二叔呢?”二嬸先是一恁,繼而眼睛紅紅地,彷彿我的話觸動了她的什麼傷痛,極不情願的說:“你二叔不是去年冬天回去的…”回去?去哪?我轉身欲問母親,卻發現母親 已斑斑。 想起前人說的話:家鄉是一個生命客棧,一撥撥地人走了,一撥撥地人又來了,於是,生命有了終點。而家鄉呢?它的使命便恰似被強加在身上的枷鎖,看盡人世滄桑,看淡世情冷暖,卻欲罷不能了。 我想,以前的那個家,我是再也回不去的了。 春秋代序,世事輪迴,我明白我必須改變,不為富貴,不為百世流芳,只為這份不能拋下的責任,只為這已耗去的生命。 街道兩旁的燈光愈漸明亮,此時的我卻甚感孤寂。遠處的汽笛聲漸漸響起,撕開夜幕,掠過身旁,又疾馳而去。 我摸出衣袋中的手機,撥通家裡的電話:“媽,我明天回家…”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